返回

红楼之挽天倾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宝钗:她是不是太贤妻良母了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宝钗:她是不是太贤妻良母了?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,官厅

此刻,仇良官衙福,,一

监察神城街巷闻奏,故

:“。”

仇良下首漆木,闻卫簇拥下蟒服

“卑职督。”仇良神,蟒服一礼。

贾珩一肃,朗:“本奉圣庙圣驾遇刺一案,曲朗贤虽失察嫌,故黜差遣,逐。”

仇良闻,脸一惊,旋,拱:“圣岁。”

贾珩漆木落座,:“曲朗、刘。”

蛰伏

彻底滤镜,

房,

贾珩沉,冷厉仇良,:“仇佥余孽陈渊静?”

仇良,沉:“督,卑职。”

贾珩凝眸仇良,冷笑:“,锦户、陈渊,本。”

仇良闻一凛,

余孽陈渊下落,曲朗、刘

搭救。

贾珩淡漠,:“锦,本余孽,宫城危。”

仇良闻,拱:“微臣谢。”

贾珩,唤卫扈厅堂。

,偌,纵仇良、攀撤换一遍。

,仇良底蕴。

贾珩护卫下,官衙,

……

……

此刻曲朗落座木椅

,陈潇一本册,,倒

,廊檐下一阵急促蟒服厅堂,贾珩:“卑职督。”

贾珩抬眸曲刘,摆:“礼。”

曲朗,凝眸蟒服

贾珩落座下:“歇息一阵,营护校。”

曲朗闻阵阵暖哽咽,:“卑职督。”

谢。

贤雄阔愤愤,怒骂一:“仇良狗娘,一势,。”

贾珩虞,沉喝:“够!”

,闭

贾珩一肃,沉喝一:“,否仇良使坏,?”

,陈渊暗坐视,否仅仅,让曲朗,显

一股愧疚

曲朗下,

贾珩落座下,朗:“营待黜落旗鼓。”

曲朗

贾珩一句,:“波险恶,暂蛰伏静一续,。”

曲朗刚毅、俊朗一抹若

贾珩,摆:“吧。”

“卑职告退。”贾珩拱徐徐退。

陈潇修眉双宛眸宛蟒服,轻:“密谍?”

贾珩点:“执掌。”

,握纤纤柔荑,:“陈渊?”

。”陈潇摇,柔:“师息。”

贾珩脸,旋:“。”

陈潇点:“?”

贾珩:“蛰伏一阁拟旨赏征辽臣,。”

陈潇凝眸蟒服:“驻扎彻底归。”

贾珩叹:“?”

弱一

望陈渊

让仇良督,本背锅找,否让陈渊

陈潇:“?”

贾珩:“。”

陈潇嗔蟒服:“沉湎乡,?”

贾珩轻笑:“妻妾吧?吃饱。”

陈潇轻哼一:“懒。”

,丽蟒服一抹

园,蘅芜苑

座悬挂“蘅芷芬”匾额房舍,此刻,黛瓦阁楼,屋檐薄薄,梅树枝晶凝,远远,恍若琉璃。

一树梅随摇曳,灿云锦,静妍。

此刻,,厢房熊熊,暖融融。

宝钗炉,烹茶煮

:“,宝梨香煮茶,。”

,伸旁铺绣墩。

宝钗闻愣怔下,笑笑,:“呢。”

哥闹呢。”宝钗端下,,柔

韵,:“哪?”

83

宝钗笑笑,翠羽秀眉下,杏眸莹莹:“哥呢。”

腻哼一:“。”

宝钗翠羽修眉下,眸莹莹厢轻轻:“呢。”

似卷罥烟眉下,粲星眸若失,柔:“、郡妃,。”

,一嬷嬷厢房,笑:“宝娘,娘,珩呢。”

笑,:“宝,曹。”

宝钗蛾眉垂下,双晶莹莹杏眸一抹恼。

蟒服厅堂,宝钗:“,薛。”

罥烟眉下,星眸粲虹,:“珩找宝?”

贾珩轻笑一下,落座:“。”

黛,犹吃饺蘸醋,滋味。

轻哼一:“蘅芜苑?蘅芜苑?”

贾珩一语,下?

罥烟眉下,星眸宛晶莹凝蟒服,柔:“。”

。”宝钗一旁轻轻纤纤:“珩一趟,。”

贾珩:“……”

赤,黑。

贾珩落座下,端一杯香茗,柔:“喝一。”

宝钗贾珩一句,倒颇懂寸,便穷追舍。

贾珩下茶盅,宝钗,:“薛玩闹,倒。”

宝钗翠羽秀眉下,杏眸莹莹:“茗、下棋,偶尔宝琴湘云。”

贾珩:“,宗,薛一下。”

宝钗轻轻“嗯”:“。”

贾珩伸纤纤秀丽:“,嫁归宁?”

一下

语,秀丽罥烟眉下,星眸涌欣喜,:“爹爹呢。”

,珩

贾珩:“。”

漆黑一:“。”

宝钗侧似蒙晕,轻:“珩哥。”

贾珩:“让酒菜,杯。”

宝钗轻轻,唤:“莺。”

厢房

蟒服:“珩吗?”

贾珩:“,差彻底闲下。”

酝酿,夺嫡序幕,此西

宝钗翠丽修眉下,楚楚,柔:“珩西讨,歇息一迟。”

贾珩:“,武仗,落下一病,纪,。”

,熠熠星眸担忧,:“珩落下伤痕吧。”

贾珩诧异:“落下伤痕,吗?”

:“……”

毕竟一窍,丽:“呢?”

宝钗,翠羽修眉下,杏眸,

嬷嬷式菜肴酒菜,桌琳琅香味俱

贾珩宝钗:“薛,一饭吧。”

宝钗临左右坐,宝钗一旁拿鸳鸯壶,贾珩倒一盅酒。

贾珩端酒盅,轻轻抿

饭菜,丫鬟嬷嬷碗筷杯盘。

贾珩宝钗、胖乎,另一纤纤厢房。

贾珩钗黛绣榻落座。

霞,嗔怒:“呢,珩……”

贾珩轻笑下,:“?”

:“……”

轻轻掐一下贾珩胳膊,俏丽、:“呢。”

贾珩笑笑,一下香肩。

宝钗翠丽秀眉下,杏眸似涟漪浮凝眸暗暗叹

哥似乎喜欢

贤妻良

本,魅惑男

宝钗,恍若梨蕊洁,蒙浅浅晕,旋,垂,秀螓首垂

贾珩宝钗垂下螓首,似蒙晕,睫扑闪扑闪,杏眸似泛绵绵

贾珩,轻轻,恣睢掠夺绛珠仙息。

,贾珩凝眸扑扑脸,:“谅一下吧?”

:“???”

惦念

宝钗溢,抬螓首瓣晶莹靡靡。

,暗啐纤纤握。

绛珠仙贾珩止一捏。

恰恰贾珩乐旖旎

贾珩此刻,沉静树枝,眉舒。

丈夫

,贾珩轻轻宝钗厢房

宝钗毕竟彤彤:“珩哥。”

贾珩宝钗藕臂,拥怀

此刻,帷幔垂下,夫妻

83址l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